铜仁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皇极至尊 第三百九十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7:13 编辑:笔名

皇极至尊 第三百九十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蛮军大营,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士兵们帮着火头军杀牛宰羊,各种美酒和奶酪被运送过来,大帐里的乐声就没停过。

今天是西蛮王孟图发起的宴会,旨在犒劳众将士,随后便拔营南进,收复王庭打败汉蛮联军。

西蛮大军愿意作为先锋,率先冲入敌阵。

接到儿子的手书之后,蛮王孟霍欣然答应,当场表示会准时带领部将出席宴会。

蛮王大帐里,孟霍的几个手正在分析,其中一人抬头说:“孟图怕是有其他的图谋吧,他那么精明,居然会争着当先锋,其中必定有诈。”

孟霍笑着说:“本王也相信他另有图谋,但大家不用担心,他想要在我面前耍阴谋,实在是嫩了点儿。本王要是没猜错的话,大军一旦南,他就会找各种理由避免与敌人接触,而是怂恿我方大军与敌决战,他好坐享其成,我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部将皱眉:“那您打算怎么做?战场上瞬息万变,万一到时候无法把控全局呢?”

“本王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才把握全局?”孟霍笑的很有深意:“宴会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加以利用的话,岂不是有违主人的一番好意。”

部将们恍然大悟,纷纷竖起大拇指。

孟霍脸色一变,语气冰冷说:“去,给本王找来最烈的毒药,然后差人找机会放进孟图的酒里,只要他一死,西蛮便是群龙无首,不得不重新听从本王的号令。到那时,我们就有了跟汉蛮联军一决雌雄的实力,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那里,还不如握在自己手中。”请用小写字母输入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观看最新最快章节

部将们面露惊喜之色,没人觉得孟霍杀儿子有什么不对,因为双方早在一年前就已经事成水火,孟霍不止一次的说要千刀万剐了自己的两个熊孩子。

当然,相同的话孟图也说过部百次。

夜幕降临,大营里处处是篝火,上面架着整只的肥羊,香味四溢。

大帐中,父子双方的将领皆以到齐,氛围十分的好。

六名赤膊的勇士抬进三只烤好的羊,外焦里嫩,面留有炭火,以免时间长了烤肉变凉。

侍女送来数坛美酒,宴会正式开始。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父子二人亲密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

孟霍见被收买的侍者走向孟图,忍不住嘴角上扬。

就在几秒钟前,孟图做出相同的神态动作。

侍者见孟图的杯子里还有酒,就抱着酒坛站在一旁,见状,孟霍举起杯子说:“图儿,父王敬你一杯,庆祝我们兵合一处,干。”

孟图兴奋万分:“干!”

孟霍一饮而尽,孟图随后亮出空杯子,侍者随即上前,将他的杯子斟满。

孟霍一抹嘴,没等自己的杯子倒上酒,又说:“好事成双,图儿我们再喝一杯如何?”

孟图笑呵呵的说:“别说是两杯,就是十杯也没有问题,只要能让父王高兴,儿子奉陪到底。”

孟霍大手一挥:“父王的酒量还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眼睛一瞪,双手捧着腹部,鼻孔和眼角已然见血,腹中疼痛不止,而且提不起半分玄力,咬着牙说:“孟图……你……你在酒里毒……”

话还没说完,他就栽倒在地,一张脸扭曲变形。

“酒里有毒?”一名南蛮部将将酒杯摔在地上,对着孟图怒目圆睁。

孟图脸上带着之前的笑容,瞄了一眼就要断气的老爹,说:“没错,是剧毒九虫膏,用天最毒的九种毒虫制成,就算是耀空境武者,在这种剧毒面前也毫无生路可谈。”

南蛮部将全都紧张起来,孟霍已经七孔流血,两条腿猛蹬几,气绝身亡。

一代枭雄,就这么死了,令人感到惋惜。

“毒性果然够猛烈,蛮王可是通渊境高手呢,竟然都没坚持过半分钟。”孟图话锋一转:“各位无须担心,因为只有孟霍的酒里有毒,你们可以安心饮用。”

部将们你看我我看你,突然有人站起来说:“孟图,你既然已经重归蛮王麾,就该忠心耿耿为大王分忧!可你竟然毒弑父,简直是丧心病狂,人人得而诛之,兄弟们,我们为大王报仇!”

“报仇!”更多的人站起来。

“我看谁敢,不要命的尽管亮出兵器,本将保证他分分钟变成肉酱。”西蛮部将率数名高手冲进来,将南蛮众将团团围住。

孟图不急不慢的站起来,说:“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是效忠本王,本王自会向对待兄弟一样对待他;第二,给孟霍陪葬。没错,本王是杀了孟霍,为什么杀他,是因为我不想死在他的手里,你们敢说他不想杀了我,抢夺我西蛮的兵马?”

南蛮众将哑口无言,他们其中好几个人都知道孟霍要在酒宴上对孟图手,现在看来父子俩又想到一块儿去了,只不过是孟图运气好,在被老爹毒死之前先毒死了老爹。

孟图从部将手里接过长刀,狠声说:“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做选择,是为本王效力,立功受赏还是为孟霍陪葬,你们可要想好了。时间一过,没有做出选择的人一律处死。”

性命重要,在这种情况,不管南蛮将军们心里怎么想,为了保命只能选择效忠。

孟图哈哈大笑,命令手即刻接管南蛮大军,同时将孟霍的尸体挂在旗杆上示众一天,以此来震慑怀有异心的人。

孟图心情大好,端起面前的杯子敢要喝,一名南蛮将军喊:“大王不要喝,孟霍让人给您毒,这杯酒很可能就是毒酒。”

孟图懒得求证,将杯子扔在地上

,说:“果然是先手为强,原来孟霍欲在此宴上毒杀本王!”

南蛮部将纷纷对其表忠心,其中不少人是为了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里,只要回到本部,便可谋划率领手出逃之事,去投奔东蛮王孟准。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孟图对南蛮的看管刚出现一丝松懈,便有数万人冲出大营,朝着那边奔去。

待孟图派出出来追赶,马上又有一批人趁机逃出去。

就这样,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共有十五万人出逃,最后被抓回来的只有三四千人。

另外,刚征集而来的新兵也逃走了七八万,好在这些人没有去投奔东蛮,而是悄悄的跑回老家去了。

这么一来,原本的百万大军,到现在剩七十多万,而汉蛮联军接收了十五万人之后,总兵力达到八十万。

要知道在两天前,双方的兵力对比还是一百万对六十五万呢,仅仅两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大逆转,气的孟图破口大骂,自己不惜背负着弑父的恶名,将南蛮军队据为己有,可是到最后发现是帮大哥孟准做了嫁衣,人家不但获得了贤德之名,还得到了十几万忠心耿耿的部队,可谓是最大赢家。

王庭已经快要人人满为患了,七八十万大军驻扎在小小的区域内。

孟准高兴的合不拢嘴,带着两箱珠宝送进蛮王府。

叶云扬不在,殷隼坐镇王府。

看着两箱光满夺目的珠宝,殷隼皱眉:“东蛮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准笑着说:“之前叶主帅令按兵不动,小王不理解其中深意,暗地里发过好几次牢骚,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啊,所以特意备薄礼,来向主帅大人赔礼道歉。”

“可是叶主帅不在这里。”殷隼说。

“所以要请殷副帅代为收。”孟准满脸堆笑,说:“叶主帅虽然年轻,却能做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小王只是派出一些人去收买南蛮将领,没想到真的获得十五万大军,可谓是兵不血刃拿了半个南蛮呢。小王现在对叶主帅心服口服,对了,叶主帅去哪儿了?现在咱们的兵力远远超过孟图,应该是出兵的好时机,难不成还要按兵不动吗?”

殷隼哼道:“是出击还是继续坚守,都由叶主帅说了算,东西你可以留,但万一他不收的话,本帅会原封不动的给你送回去。东蛮王刚刚接收了十几万大军,肯定很忙,我就不留你喝茶了。”

孟准一抱拳:“殷副帅客气,小王就此告辞。”

待他走远之后,殷隼令:“快,派出传令兵,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叶主帅,告诉他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请他务必返回王庭,指挥大军作战。”

传令兵抱拳:“遵命。”

半天之后,身在南华山的叶云扬接到消息,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当初他推测能有十万人来降,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是整整十五万人。

陈世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公子,接来咱们是要倾巢而出吗?以现在的兵力对比情况,我们的实力要超出孟图。”

除了兵力优势之外,孟图忙着收编刚刚控制的部队,还要对付层出不穷的叛逃,综合实力大打折扣。

叶云扬摇摇头:“进击是一定的,但不能倾巢而出,别忘了我们也是联军,而且刚刚接收了二十几万的降兵,跟孟图的情况差不多。”

按照他的想法,此时应以小规模的骚扰为主,将西蛮赶进焦头烂额的深渊,待时机成熟再一口吞掉。

本溪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揭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铜川治疗妇科方法
本溪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揭阳治疗盆腔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