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仁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血火天衣 第196章 你逗我?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4:54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196章 你逗我?

“这是哪儿!咦?谢兄?前辈呢?”

仇无衣揉了揉眼睛,忽然看到眼前趴着一个奇怪的生物,那竟是留在血宫上一层的谢雨。

谢雨虽然是谢凝的叔叔,但实力要逊色不少,看到他安然无恙,仇无衣心中也少了一丝负担。

至于谢凝的曾祖父谢岚,这个百年人魔大约不会出什么意外,所以虽然他现在不在此处,也没有人真正替他担心。

“爷爷?爷爷他抛下我说是要去找与众不同的裂缝,然后放跑了那家伙,实在是不知道去哪儿了,哎,没必要担心他啦,反而是别人需要担心才对……咦?凝凝!这不是凝凝吗!”

由于嘴巴宽大,谢雨说起话来也口沫横飞,说到一半的时候却看到了在一旁静听的谢凝,顿时喜出望外,拖着长长的舌头就扑了过去。

“口水禁止。”

谢凝将斧锤锋利的一面在身前一竖,对于这个二叔,她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战斗经验。

“不是……嘿嘿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粗鲁的谢雨态度立刻软化,讪笑着来回搓动左右手,踩着轻轻的猫步一点点向谢凝靠近。

“对不起,没想到这场意外竟然闹得这么大,一切都是我的。”

谢凝面色微妙地长叹一声,收起了手中的斧锤,满含歉意地低下了头。

“不不不,这都是意外,怎么能说是学姐的呢!”

果不其然,程铁轩第一个跳出来为谢凝说好话,全然不顾身后凌戚的白眼与仇无衣的无奈,大摇大摆地插在谢凝与谢雨之间侃侃而谈。

“就是就是,凝凝你别生气,我这就去和大哥说!”

谢雨立刻与程铁轩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发挥着少得可怜的**拼命讨好。

“我们之间的约定到此为止了。”

谢凝抛却了这两个摇头摆尾的家伙,侧着身向仇无衣淡然一笑,清冷的笑容之带着不吉的意味。

“喂!学姐你还要战斗吗!”

范铃雨大声叫喊着指向谢凝,心中颇有几分怒意,她一直觉得经历了逆界的同甘共苦后,谢凝实际上已经加入了一号班这个团队,所以谢凝的表现在她的眼中形同背叛。

“没有这样的约定,我只是答应与你们一同作战,如你所见,在战场上我做到了我应当做的,同样我也没有分享你们的战利品,如果你把我当做了你的同伴,很可惜,那是你的错觉。”

冷酷而不近人情的说辞令范铃雨哑口无言,虽然怒火中烧,却寻不到发泄怒火的理由,气鼓鼓地揉着通红的眼睛把头扭到一边。

“条件?”

仇无衣的一句话打破了冰冷的气氛,他站在范铃雨面前,平和地问道。

“我现在要去道歉,如果想让我回到学院,就展现出能让我后退的力量好了,这里就是我族的后山,如果可能的话,明天我想看到你们愚蠢的样子。”

说罢,谢凝丢下在场的所有人,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长长的身影显得十分寂寞。

“这么一说……这儿好像确实就是后山不远处啊。”

谢雨砸了砸嘴,终于分辨出现在的场所,这里距离百邪一族的金字塔只有寥寥数里,眼睛都能直接看到。

“怎么办?”

凌戚踢了一脚堆在地上的染色结晶,抬头问道。

“明天,我和学姐一对一,决斗。”

程铁轩大义凛然地一推眼镜,却令本来已经够冷的气温又下降了几度。

“老大有志气!”

范铃雨向程铁轩竖起了拇指赞道,却根本没考虑到二人的实力差距。

“这……能行吗?”

沙业迟疑地摇着头,根本想象不到这将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凌戚只是轻蔑地在一旁吐了下舌头,什么都没说。

“不,这场战斗说不定还只有老大最合适。”

仇无衣将目光从谢凝的背影挪开,神秘地笑了起来。

顿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片茫然,程铁轩却向着仇无衣展现出了相似的笑容,以及不可折断的决心。

在百邪一族的热烈招待之下,这一夜很快过去了,并且将决斗的事项转达给了谢凝。

翌日,后山特地开拓出的决斗场中央,谢凝在天刚拂晓的时候已经等待在那里。

虽有春色,却无春风,刺骨的寒气笼罩在正方形的决斗场之上,地面浮现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决斗场的另一端,立着几个身形差异极大的人影。

“老公,凝凝是认真的。”

虽已身为人母,却因为身体绝大多数部分被改造成机械,从而永远维持萝莉形态的谢凝妈妈忧心冲冲地转动着太阳穴上的生锈螺钉,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咔咔声。

“这是她选择的战斗,不认真的话,也是对挑战者的侮辱。”

百邪一族总帅谢炎伸出灵活的触手卷住妻子纤细的手腕,虽然他的脸上没有五官,过于沉重的声音却暴露了心中的不安,只不过他的不安不在谢凝身上。

决斗场的另一端,全副武装的程铁轩在众人的目送之下踏上了平整的土地,当他迈出第一步的瞬间,雪白色的围巾立刻随着周身吹起的风而舞动起来。

程铁轩一指托着充满反光的眼镜,另一只手支撑着竖起的手肘,一步步地走向谢凝,天衣的下摆被劲风吹得猎猎起舞,随风摆动的柔顺发丝如同强者置身于斗气之中的模样,整个人虽静默无声,却有着几分从未有过的庄重与沉稳。

当然,谁都知道这是程铁轩天衣上的一个刃纹所带来的效果,除了在无风的时候造出风以外别无它用。

“老大真是认真的啊,可是……”

看到程铁轩这一副见所未见的强者风范,沙业虽有些惊奇,却依然放心不下,热锅蚂蚁般地来回踱着步子,口中念念有词地不住嘀咕。

“大块头,你忘了吗,老大在脱离血宫之前染完了新的刃纹,想必他就是因为这个刃纹才心有胜算。”

凌戚破天荒地替程铁轩说了几句好话,她也相信自己的推论是绝对正确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老大敢夸下海口,哥哥也相信他能取胜。”

范铃雨这才恍然大悟地一拍拳头,两眼冒出了精光。

“别傻了,谁相信他能取胜……”

仇无衣平静地开了口,两手一摊,顿时三道惊愕的目光同时钉在他的身上,刚才还在侃侃而谈的三个人立刻哑口无言。

程铁轩走到了距离谢凝不到二十步的地方,板着脸停了下来,眼睛的反光完全遮住了他的表情,整张脸只能看到翘起的嘴唇而已。

“果然是你,认真的?”

谢凝缓缓张开了闭合的双眼,她没有启用天衣上绝大多数的武装,只有代步的腿甲尚且保留,一身黑色短裙在程铁轩吹起的风中微微飘动。

“学姐,多说无用,这就是我的意志!”

程铁轩将推着镜框的一指慢慢举向天空,不过是一根手指罢了,却有一种重若千钧的气势。

除了仇无衣以外,所有人的视线随着程铁轩举起的手指一路上移,此时正值朝阳初生,山后那半轮若隐若现的红日正与他的指尖相互交叠,向无垠的大地洒下足以融化冰霜的金色光芒。

沉睡的万物苏醒了,天与大地迎来了一个全新的轮回,黑夜被光明驱散,死亡化作了新生。

“哦?”

谢凝没有趁机攻击程铁轩,冷若冰霜的脸仿佛也被光芒消融了,尽管现在是一个袭击的绝佳的机会。

“黄金斗气!”

程铁轩的指尖突然放射出比阳光还要强烈百倍的金光,宛如天地再造的磅礴气势骤然冲向天际,驱散了最后残余的一点黑夜。十二道层层扩散的金色光环出现在程铁轩脚下,光环所过之处,空气中立刻充满了庄严而圣洁的强光。

金环中央,只听一声龙吟般的轰鸣,冲天而起的光柱顿时笼罩了程铁轩一手指天的身姿,此时的他,就像古代哀叹众生艰辛而质问天穹的先哲一般,将心中的重重意志一直传达到了宇宙的彼端。

“好厉害……为什么一个区区刃纹的威力会……”

凌戚看得发呆了,却又不敢多看,因为过于强烈的光芒会灼伤她过于领灵敏的双眼,于是只好遮住了眼睛。

“老大终于到了使出真正力量的时候了吗!”

范铃雨的斗志也随着程铁轩周身的金光而燃了起来,毫无疑问,程铁轩已经脱胎换骨。

“哎……”

仇无衣不为人知地轻叹一声,揉了揉鼻子。

“学姐!我来了!”

笼罩着明亮的黄金斗气,程铁轩将指天的左手稳稳地放下,仿佛舞会上邀请舞伴一般指向了谢凝。

“好!”

谢凝淡然应道,周身的黑气一时大盛,却始终处于黄金斗气的压抑之下,正是一副邪不胜正的绘图。

“砰!”

打破僵持的是谢凝的拳,轻而易举地穿过层层金光,狠狠地揍在了程铁轩的脸上。

“呜――哇――”

程铁轩被这一拳直接轰向了半空,身体在一秒之间打了无数个转,涕泪横流地摔到了地上,向前冲出了好几米远,半个身子插入了松软的土地,两腿不住抽搐着。

标准的秒杀。

金光散尽,围观的众人下巴几乎砸到了脚面,但摇头不语的仇无衣与谢凝父母不在其列。

广东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宁夏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南通牛皮癣治疗方法